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草根文化 >> 草根艺人

石临煦痴迷收藏60年

  • 2014/12/31
  • 作者:陈霞
  • 来源:新昌新闻网

  2014年11月,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新昌千柱屋文史集萃》(第一辑)。该书由87岁高龄的石临煦及其孙女石华耗时三年整理而成,这也是石临煦老人收藏60余年来取得的成果之一。

  石临煦是新昌名俗文化学者和收藏界名人。从上世纪50年初开始,他就对收藏情有独钟。近年来,他倡议、组稿和刊印了《纪念梁以忠先生文集》《厚德躬行·求德虎纪念文集》《张与福〈剑余稿〉和有关资料集》《新昌千柱屋文史集萃》(第一辑)等,以弘扬乡贤名人的道德品行和事业成就,传承美德、教育后人。

  一只考篮的启发

  “家里的一间储藏室与阳台都成了他的资料库。”记者近日走进石临煦家,一进门,他的妻子吕能娟就告诉记者,家里都快成了他的“博物馆”了。石临煦藏品内容丰富、类目多样……“这些都是他的宝贝,别人‘碰’不得。”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石临煦长达60余年的收藏爱好来源于偶然的一次发现与感悟。在一次整理爷爷石鼎钟的遗物时,石临煦发现一只在当年赶考时用来盛放物品的考篮,里面有一张保存完好的老照片,照片的背景是石鼎钟民国时期的旧宅。石临煦心想,如果当时没有保存下这张照片,自己就看不这么珍贵的画面,也领略不到老宅的魅力。

  从那时起,石临煦就萌发了收藏的念头。上世纪50年代初,石临煦借来了一只相机,自费拍下了新昌老西门、大佛寺义烈之宫、1951年国庆大游行等多张现今无法再看到的旧城风貌与人文纪实照片,这些原照已被县档案馆收藏保存。“我先后买了四只相机,以前的是胶卷机,一次只能拍十几张,现在的数码相机是孩子们买给我的,除了拍照还能摄像,录像视频成了我的又一项收藏宝贝。”

  三年时间的整理

  “第一辑涉及千柱屋后代的人文内容偏多,而第二辑,我想多整理些千柱屋本身的历史,但仅靠我一人之力,搜集内容不够全面。”石临煦颤颤巍巍地放下手中的笔,向记者展示了他已写了一半的《征集〈千柱屋文史集萃〉第二辑文稿(资料)的函》,“这是我向张颖中先生写的信,希望用征稿的方式,让各地的千柱屋后代与相关人士提供更多的线索,给后代呈现完整的千柱屋。”

  耗时三年的《新昌千柱屋文史集萃》虽然不是石临煦耗时最多的一本书,但因为相关资料太少,在编写时却是最困难的一次。由于没能借到《张氏宗谱》,他只能拍下一些照片或托人影印几页,无法细致研究。他在孙女石华的陪同下多次到拔茅千柱屋参观、研究,记录下人文景观史料。他当面请教著名数学教育家张孝达,对老屋、新屋纪实编写,并请他题写书名,也向人民教育出版社的编辑和张颖中、唐佳文等人约稿,丰富千柱屋的历史、地理、文化内涵。他说:“能将以前搜集、收藏的内容用于研究,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记下更详尽的资料。我能留点资料传承社会,足矣!”

  60余年的收藏

  “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就给所有的收藏品作了一册目录。”翻开石临煦的目录本,清晰地写着“邮品荟萃”“心情·随笔”“沃洲景域有关资料”等十几个目录,每个目录下面几乎都有二十来个子目录。由于收藏的资料太多,这些目录也只是其中一部分。石临煦说,他几次想要整理屋子里的东西,但为了多看几份资料,多写一篇文章,就又一次次被暂时搁下。每天起早就伏案编写,晚上吃完饭也要看几份报纸。他笑称自己是“只争朝夕的老头”。

  退休后,石临煦每隔一段时间,就将自己收藏的资料寄存档案馆。基于石临煦为县档案工作作出的重大贡献,2009年,他被县档案局聘为新昌县档案特约征集员,从那以后,石临煦更加尽心尽责做好征集工作,先后将60余年收藏与研究成果共计39件,无偿交付给了县档案馆,丰富了档案馆藏。石临煦说:“我所搜集,收藏的老照片、书籍等等,有许多记录了新昌的发展变化。如果我只是把他们放在家里就不能产生社会效益,现在我把他们寄存在档案馆中,与他人共享,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新昌,记住新昌。”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徐文英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