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剡中有幸 诗笔留芳

林世堂先生《剡溪诗话》读后

分享到:

  • 2017/07/06
  • 作者:唐樟荣
  • 来源:新昌新闻网

(林世堂先生生前照片)

  林世堂先生《剡溪诗话》最早刊登于台湾地区民间杂志《嵊讯》上,当时曾经拜读过一部分,深感其学识渊博,腹笥深厚,这样的题材,也唯有林先生这样的学识可以着笔,亦足以当之。惜乎当时所读,非其诗话之全。吉光片羽,残文断简,任其湮没,何其可惜。笔者亦曾动念,搜罗其作品,合为一集,庶几可以为剡溪文化增光添彩,但又谈何容易!首先搜罗《嵊讯》也非易事,其次要把它们录成电子稿,其文章引文之宏富,识见之卓越,后学难以望其项背外,多少冷僻字异体字乃至在排印中出现的错别字,也让人望而生畏,此事只好作罢。不意今天其学生高足,将先生遗作分头搜罗打印,居然集腋成裘,已经汇集五六百万文字,而《剡溪诗话》亦在其中矣,令人感奋莫名。

  林先生生前几遭磨难,历经坎坷,学富五车而所售甚少,诚如明代山阴书画家徐渭所云:“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惟于教坛耕耘,不遗余力,门墙桃李,遍及天下,今种瓜得瓜,得其所哉,有这样一帮学生,不计名利,孜孜矻矻,用感恩之心,做此功德无量之不朽圣业,这是多么令人温暖之事,林先生地下有知,亦当含笑于九泉矣。此项圣业之发起者之一吴红富先生,日前给我微信,命我以寓居新昌之嵊州籍人,林先生所写,亦剡溪之事,当为林先生此一遗作,写几句推介之话,我亦唯唯而已。此岂我辈后生小子敢应命而着笔者?没有吃过猪肉,也曾见过猪跑,林先生此作,如晚明文学家、诗人钱牧斋所言,学问渊博,浩无涯涘,我辈只望洋兴叹而已。今天收到快递,打开一看,如此厚厚一册,已经数校,让我近水楼台先得月,禁不住放下手中之事,以半天时间,一一翻阅拜读,全书共五十二篇,文字达十万,而且还搜罗了散见于《嵊讯》以外的所有《剡溪诗话》,得以一窥全豹。恭读之余,让我禁不住取其一瓢饮,写几句读后。

  剡溪是一条风光佳胜的自然之河,东晋画家顾恺之云:“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其上,若云兴霞蔚。”王子敬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这些描写,剡溪亦有之。故李白出川,即有诗云:“此行不为鲈鱼鲙,自爱名山入剡中”。刘长卿亦云:“剡溪多隐吏,君去道相思”。她更是一条名人高士荟萃,流风余韵,绵延不绝,诗文蔚为大观的文化之河。自《世说新语》所载,王子猷雪夜访戴逵以来,剡溪又名戴溪,雪溪,被历代文人墨客所吟咏或写入画图,成为雅室清供,故南宋高似孙《剡录》序言有云:“山阴兰亭禊,剡雪舟,一时清风,万古冰雪”,它把王子猷雪夜访戴,与王羲之修禊兰亭同时标举为东晋名人传颂不衰的雅事。可以说,剡溪是中国文化史上享有盛名的文化之河,一部剡溪史,或可为中古文化增光添彩,带来清风冰雪,使人神清气爽。剡溪亦应有她的诗话,为之作传神写照,让后人感受到她的神韵和魅力。剡溪亦曾有诗话,写《剡录》的高似孙集中,亦有《剡溪诗话》一卷,搜罗南宋以前诗人作品,并为之申说。但剡溪诗话的续写,需要稔熟这条文化长河中的一草一木,珍爱之并了然于胸,这项工程,亦唯有林先生这样的作者方能为之。林先生此作,非惟林先生之佳作,亦是剡溪之幸事。

  贤者识其大,不贤者识其小,评价《剡溪诗话》,非我所能,容我仅以小者言之。笔下纵横捭阖,恣肆汪洋,征引资料宏富,仿佛行于山阴道上,令人目不暇接,是林先生诗话的一大特色。诗话是我国古代文人写作的体裁之一,历代诗话,车载斗量,不可胜数,其中亦多名著,林先生此作,置身其间,亦不遑多让,或毫不逊色,足以传世。每一则诗话,举凡诗作、作者、典故、源流、评价,征引繁富,网罗无遗,令人叹为观止。限于篇幅,此不具引。次则寓明见卓识于诗话之中,令人敬佩。清风岭王节妇,不屈于元兵淫威,留诗以后,纵身投入深渊自尽,引得历代诗人为此感叹,但亦有诗人说些风凉话,以为一个临海被俘的妇女,为什么不在被俘当时自尽,直到数百里以外的嵊县清风岭才自杀,这中间其身是否清白,表示怀疑。对此,林先生说:“对好人要从严审查,这也许是我们民族性的一种表现。其实要对一个人作出公正的评价,有力的依据还是她最后的选择。在人生这件大事上,经过反复考虑后付诸行动,这是合乎一般人的思想实际的,并不奇怪。倒是那些卫道士严于责人,宽以待己,这才是不足取的。”文中尤其是“对好人要从严审查,这也许是我们民族性的一种表现”,既是一种幽默,也是苦恼人的笑,甚至是沉痛之言。至于说到毅然赴死之不容易,更是林先生二十年沉沦和颠沛磨难的伤心悟道之言,不是那些卫道士说说风凉话那么轻松的。这样的评论不仅一处,令人警醒。至于说其学识之渊博,如说到姚宽及其《西溪丛话》,不但简说其著作对典籍考证之精审,还说,“书名西溪,这是他的住地,也是他的号。嵊县有双港溪,在县北东土乡。其中南港自打石溪来。打石溪在县西北六十里谷来镇西,名西溪,即姚宽丛话命名之由来。”这段话,他说得如数家珍,毫不费力,其实是他腹笥深厚的一个证据。

  《剡溪诗话》所收作品,不仅限于今日嵊州市行政区域内,更有多首今日新昌范围的诗作,诚如明万历《新昌县志》序言所云,自吴越王钱镠析剡东十三乡置新昌县以来,凡剡中佳山水尽入焉。山有沃洲天姥之胜,水有剡溪水帘之奇,难怪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沃洲山禅院记》有云:“东南山水越为首,剡为面,沃洲天姥为眉目”。《剡溪诗话》,自然也当包括新昌山水在内。为剡中山水之奇绝喝彩,也为《剡溪诗话》之传写其精彩而点赞。真是剡中有幸,诗笔留芳,林世堂先生亦将因此而不朽。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王美君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