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剡东新昌山水诗山水画探源

  • 2018/03/09
  • 作者:徐跃龙
  • 来源:新昌新闻网

  烟云供养宜,翰墨因缘旧。

  浙东新昌,古称剡东。此地,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山有天姥沃洲之胜,水有剡溪水濂之奇。山川之美,窥之若图。旧志云:山水奇绝,上接台云,下临剡曲,人在仙源,几忘世纪。古今文人墨客,对此从不吝惜溢美之词。东晋画圣顾恺之叹此地“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季,尤难为怀”。唐代诗人白居易推崇天姥沃洲为“东南眉目”,宋代大儒黄度则将新昌山居特名为爱山亭以记之,明代文学家王思任感叹此地“或当醉心绝倒”,近代文学家郁达夫惊为“江南大佳丽地”,现代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则“始信昔人之语为不妄”。

  “夫非常之境,有非常之人栖焉。”早在东汉魏晋时期,剡中就有“两火一刀可以逃”的谶言而成为寻仙求道、消灾避难的净地,逐渐形成一条“仙源之路”。至南北朝,元嘉间,谢灵运凿山开道,“仙源之路”又演变为著名的“谢公古道”。后因此地高僧名士云集,成般若学研究中心,佛茶参禅滥觞,“谢公古道”又渐变为“佛教之旅”“茶道之源”。至唐代,李白、杜甫、王维等众多诗人,上溯剡溪,追慕先贤,翩翩而来,踏出了一条著名的“浙东唐诗之路”。期间,剡东风物剡茶、剡桂、剡纸、剡石等名闻遐迩,见诸诗文。至宋元明清,新昌儒学昌盛,人才杰特,又渐变为“归隐游学之路”。这一带从古至今还流传着中国历史上有名的诸多风流雅事:刘阮桃源遇仙,竺潜归隐东岇,支遁买山养马,羲之炼丹题辞,子猷雪夜访戴,僧佑石窟造像,李白梦游天姥,杜甫壮游归帆,白傅垂文礼赞……文人雅集,千古流芳。诚然,“此地饶古迹,世人多忘归”(唐·丘为)。在后人眼中,天姥、沃洲、剡溪、水濂,不仅仅是灵山秀水,且是带有人文色彩的文脉地标,是飘荡在剡东的历史烟云,是历代文人墨客为之向往的精神领地。

  纵观新昌古代美术发展史,可谓源远流长,曾经辉煌。

  新昌古代美术史,可上溯至新石器后期的“小黄山”文化期,古代天姥山蝌蚪文的传说,鲁班刻鹤放飞天姥的传说,古剡先民创造的玉器、石器、陶器、瓷器、铜镜、碑铭、古甓等,以及六朝时期石城寺、千佛岩的石窟艺术,应当是古代新昌书画艺术、雕塑艺术发展的滥觞和源流。书圣王羲之父子,高僧书僧茶僧诗僧支遁,书法家郗超、王洽、王珣,大画家顾恺之及毛惠秀,佛像雕塑家僧佑、戴逵父子的相继入剡,和元嘉间遣画师宗炳进天姥山写状于团扇等,使剡东一时成为名流云集,佛教、书法、绘画、雕塑艺术繁荣发展之地,成为新昌古代书法、绘画、雕塑艺术发展史上最为辉煌时期。

  尤其是剡东六朝时期,籍性爱丘山、仁山知水的魏晋遗风影响,这一带的山水诗、山水画开始肇兴。雕塑家戴逵父子和画圣顾恺之、著名山水画家宗炳、毛惠秀相继入剡,以及元嘉团扇天姥山图的流传,剡东天姥开始成为中国山水画的发祥地。

  据《宋书·谢灵运传》记载,晋宋元嘉六年(429),谢灵运赴天姥山伐木开径,直至临海,史称“谢公道”。谢灵运尝过天姥,作《登临海峤》诗“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此诗为中国早期山水诗的代表作收录于《文选》,影响深远。谢灵运还作《游名山志》,详述天姥山风光。从此,天姥山名声大振。据考,戴逵寓居剡中,曾作《剡山图卷》,是早期山水画名作。据《世说新语》,中国山水画创始人顾恺之自会稽剡县一带采风写生后答友人问:“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若云兴霞蔚”。《历代名画记》还著录,顾恺之弟子毛惠秀曾入剡作《剡中溪谷村墟图》,被宫廷收藏,也是早期描绘剡中山水的又一幅山水名作。

  而更有影响的是“元嘉团扇”的流传。据唐徐灵府《天台山记》“天姥峰”条记载:“宋元嘉中,台遣画工匠,写山状于园扇,以标灵异。”另据宋《太平御览》“天姥山”条记载:“元嘉中,遣名画师(一说宗炳)写状于团扇,即此山也。”据《宋书·隐逸传》和《历代名画记》:宗炳(375-443),南朝时著名琴家、画家、美术理论家,“妙善琴书,精于言理,每游山水,往辄忘归,皆图之于壁,坐卧向之”。“卧游”一词,即源于此。约在元嘉七年(430),宗炳写成《画山水序》,为中国最早的山水画理论著述,阐述“以小见大”“神托于形”等画论,奠定了他在中国山水画美学史上的重要地位。因此,宗炳应是天姥山山水画发祥地的奠基人,也是中国山水画对景写生、外师造化创作法则的首创者。此后,“元嘉团扇”成为中国山水画的代名词,而天姥山则成为中国山水诗、山水画肇始的历史文化名山。

  至隋唐两宋,来往名人,络绎不绝。智永、颜真卿、李白、杜甫、王维、贺知章、李邕、皎然、白居易、刘禹锡、李阳冰、李绅等,以及会稽剡人智果和徐浩一门四代,且诗且文,且书且画,翰墨传世。此时,日本入唐高僧最澄、圆载、圆珍相继入剡求法,切磋书艺,扬名海外。据考证,山水诗山水画家王维曾寓越中,作《山水论》《山水诀》等山水画著述,被董其昌推崇为南宗画之祖。据文献记载,沃洲山曾有白居易撰、刘禹锡书丹的《真觉寺碑》(《沃洲山禅院记》),南岩寺有李邕撰书的《宣慰师行状》碑,沃洲山石门封题字岩,惜均在明时已毁佚。宋代山水画巨匠郭熙《林泉高致·画记》:“其景春山也,春情之融冶,物态之欣豫,观者怡然,如在四明、天姥之境。”盛赞天姥山水之奇绝。这一时期,可以称得上古代剡东美术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

  自新昌置县以来的1100年间,儒学之风,昌盛不衰,名公巨卿,接踵而起。两宋以降,尚文轻武,推崇书画,乡贤石待旦、石公弼、石墪、黄度、王梦龙、王爚、胡铨、石牧之、石邦哲、石斗文、石宗昭、俞浙等,至元明时期,乡贤王迪简、潘音、梁贞、章士汪、梁介白、吕献、吕新周、吕不用、杨信民、甄完、何鉴、吕彪、章国舜、吕世东、吕光洵、吕光午、吕光升、吕光演、董旭、潘晟、董荆、董曾、俞朴、陈学术、陈徵、俞应哲、俞应肃、俞应星、俞则全、俞时及、吕该、潘志省、潘嚞等,清代至民国时期,乡贤吕抚、吕正音、陈荣燮、吕爚、潘徵、潘西凤、俞伯旭、杨廷燮、杨世植、陈暄、陈凤佐、张景昌、童学琦、陈福堂、陈恭藻、张载阳、俞玉庵、兴慈、俞知鉴、吕衷谦、吕衷益、吕青芝、吕雪丞、盛畹香、陈雨涛、张广达诸君子,或巨卿或名公,或名臣或名士,或书家或画家,翰墨珍宝,传至后世,虽凤毛麟角,亦弥足珍贵!

  尤其是南宋乡贤石邦哲,其博古堂所刻晋唐小楷《越州石氏帖》,著称于世,历代宝爱。沙溪白竹岭宋代摩崖石刻、小将南洲宋井宝祐六年题记、元代浙东道宣慰使哈刺得董村水晶矿现存摩崖题刻等都十分宝贵。元代乡贤董旭一门,以善画名,其山水画《长江伟观图》为清代著名学者朱彝尊收藏并著录。明代乡贤潘晟,专工书法,徐渭推为“东南独步”。明碑《鼓山书院碑记》《止水庙治水碑》等碑记,撰文书写多出名手。清代侨居扬州的乡贤潘徵、潘西凤父子,尤擅绘画与竹刻,名重一时,与龚贤和“扬州八怪”过从甚密,郑板桥特赋诗赞潘西凤为竹刻大家洑仲谦后第一人。清代大佛寺摩崖石刻、碑记、牌匾、楹联,保存了不少当时名家书画遗迹,有较高的书画研究价值。民国时期,乡贤张载阳、兴慈法师,工于书法,名噪一时。陈恭藻、吕雪丞、盛畹香的书画精品获国际大奖,名扬海外。

  在近两千年的文化交流史上,晋代的王羲之、支遁、戴逵、顾恺之、宗炳、毛惠秀,隋唐的智永、怀素、李邕、王维、李白、韩干,宋代的米芾、张浚、王十朋、陆游、朱熹、张即之、范宽等,元代的鲜于枢、杨维贞、赵苍云等,明代的文徵明、徐渭、张瑞图、谢时臣、王思任等,清代的石涛、金农、蒲华、康有为、涂鸿占、俞樾等,民国以来的黄炎培、弘一法师、蔡元培、丰子恺、郁达夫、李可染、陆俨少、赵朴初、苏渊雷、沙孟海等历代书画名家,皆与新昌有缘,或访古、或礼佛、或交友、或采风、或写生,为新昌留下无比珍贵的墨宝,结下深深的翰墨因缘。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张春毅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