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综合新闻

俞春浩:一支铁笔“烫”出山水风情

  • 2018/07/13
  • 作者:梁凌凌
  • 来源:新昌新闻网

俞春浩

  梅渚镇下衣村人,今年43岁。他喜欢书法、美术,尤其对电烙画情有独钟。20多年来,俞春浩坚持学习创作,能在木板、葫芦、宣纸等不同材质上创作中国山水画,如今已是这一非遗项目的县级传承人。

  以铁为笔,以火为色,你能想象这样“画”出来的山水画是什么样子吗?日前,记者慕名来到书画爱好者俞春浩的家,只见他左手捏着一个只有三四厘米高的小葫芦,右手握着一支电烙笔画画,很快,两只小虾从容遨游在葫芦上,活灵活现的,别有一番味道。

  “这就是烙画,距今已经有2000多年历史了。”俞春浩告诉记者,烙画古代称“火针刺绣”,源于汉代,不需要任何颜料,而是以烙铁烫烙原料使其炭化而成。然而,这项技艺较为小众,已渐渐远离人们的生活。他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让烙画这一传统艺术重新走进大众的生活。

  学习创作烙画二十余年

  与烙铁画的“邂逅”,用俞春浩自己的话来说,是巧合更是缘分。上世纪八十年代,俞春浩一心想学一门手艺,就在拔茅职中读了油漆装潢专业。当时,美术是该专业必修的一门课,教他们美术的是一位年近60岁的老先生,擅长画国画,也爱钻研新技艺。有一次,他心血来潮上了一堂电烙画课,教大家用电烙铁在三夹板上画画。“虽是第一次用烙铁画山水画,但一下子就被这种新技艺吸引了。”俞春浩说,“虽然色彩古朴单一,表现力却非常强。”一堂课下来,他就深深喜欢上了电烙画,并以山水为题材开始摸索创作。

  然而,用烙铁作画并非易事,温度、力度与速度都有讲究,一旦控制不好,就会把木板烫焦甚至烫穿,只有反复练习才能掌握要领。俞春浩说,还好他是个极有耐心的人,既坐的住,也可以承受无数次的失败。慢慢地,凭借自己多年来的画国画经验,他能用烙铁尖勾画出或虚或实、或直或曲的线条,还能通过控制力度,用烙铁画出黑、黄、焦等色彩,最后他已经能用烙铁画出立体、逼真的中国山水,深受亲朋好友喜爱。每次刚创作完成,就有人前来讨要,希望拿回家去作纪念。

  白天当厂长晚上搞创作

  高中毕业后,俞春浩成了一名油漆匠,做起了装潢的工作,有时他会为客人推荐画些烙画做装饰。“偶尔会碰到喜欢的。”俞春浩说,由于潮流变化太快,当时在家具以及房间的墙裙上画烙画已不太流行,其实他很少有机会能用到这项技艺。

  不过,这并不影响俞春浩对烙画的热爱。只要有时间,他必定“躲”在家里搞创作。据了解,电烙铁的功率很大,一般在150瓦~300瓦,高温烙铁在木质画板上作画,会产生青烟,还会“嗞嗞”微响。如果是在夏天作画,极为考验体力,往往是才画一会儿就已经汗流浃背,但俞春浩依然乐此不疲。

  俞春浩介绍,一张烙画的成型一般先在木板上用铅笔打出最基本的形态,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用烙笔进行创作。俞春浩告诉记者:“如果顺利的话,完成一幅40×80cm的烙画需要10天左右,有特殊情况时需要更长时间。”

  后来,俞春浩开办了一家机械厂,作为厂长,他每天都很忙,除了要跑业务还要抓生产,这总是让他没有时间进行创造,只能利用午休、晚上等零碎时间过一过创作瘾。他还积极尝试在葫芦、宣纸等不同的材质上创作烙画。俞浩春说:“烙画总让我有一种精神上的满足。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我才不会去搞这死板的机械生产。”

  想让烙画走进大众生活

  就在自己的烙画技艺渐渐娴熟之际,俞春浩却发现这一古老的技艺已经渐渐远离人们的生活。“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新昌还有一些人在做烙画,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俞春浩告诉记者。

  但俞春浩没想到的是,大概四五年前,突然有不少人开始关注其创作的烙画,其中有一幅他花了10多天时间才完成的山水被人以2000多元的价格买走了。之后,又有人慕名前来买画。

  7月5日,在俞春浩家里,记者看到了一幅画在宣纸上的烙画《枇杷》,枇杷枝条上有一只麻雀,鸟上的羽毛是一根根画上去的。再仔细看,两颗枇杷上还有两只惟妙惟肖的小虫。俞春浩说,这幅画他已经卖掉了3幅。

  截至目前,俞春浩已经陆陆续续卖掉了20多幅画作,买画的都是慕名前来、并对烙画艺术持有好奇心和兴趣的人。

  如今,俞春浩白天是机械厂厂长,晚上变身“烙画画家”,每天坚持创作烙画。“手头还有3幅画作订单,一定要抓紧时间完成。”俞春浩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俞春浩认为他还有责任让这项传统技艺走出自己的画室,让更多人了解和喜欢上烙画。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张春毅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