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新昌支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综合新闻

重走唐诗路 打造精华地 |记者重走“浙东唐诗之路”·小石佛篇

  • 2018/10/11
  • 作者:俞帅锋 杨赟
  • 来源:新昌新闻网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时光在羽林街道央于村,仿若被冻结了。古窑址、张家祠堂、石鸭桥……跨越近百年或千年时光留下的生产、生活痕迹,至今清晰地定格在这片乡土之上。

  展开这座窑火生辉下的央于村的沧桑画卷,起笔则离不开曾经辉煌璀璨的小石佛。

  沉淀千年的古道

  小石佛隐匿于央于村西南方向的大洋山田鸡岩脚下,遗世独立与沧桑寂寞是外界对它的第一印象。事实上,这个略显破败的小寺庙,在“浙东唐诗之路”上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倪,还期还可寻?”金秋时节,黄昏时分,记者沿104国道,再转611县道到达小石佛驿铺。查阅资料后了解到,古驿道是南朝永嘉太守谢灵运领徒众数百人,自嵊州三界伐木开径,直至临海,开通越州至台州古道,故又称“谢公道”。

  据小石佛驿铺立的碑后说明介绍,天姥古道是浙闽古驿道干道上的重要路段,全长45公里。天姥古道的功能自民国十二年(1923)新昌通天台的公路始建后逐步减弱,多段古道被堙没,其中不少融入104国道公路中,今保存较好的是小石佛驿铺段约300米。

  千年前,作为杭越通往台温必经官道的小石佛驿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一觞一咏,甚是繁华。据明神宗万历《新昌县志》资料记载,在明代神宗之前,小石佛驿铺的建筑情况是:有坐北朝南面现在尚存的堂屋三间,在堂屋前面有两旁厢房,厢房与现在的路廊连接,形成四合院式的建筑群,建筑群中央,建有一座小亭。建筑群周围,围有木栅栏。

  经过历代战火重建,现建筑为五开间的穿路廊。路廊靠山一侧建有殿,有一尊弥勒佛坐像。南面有二层楼板三间泥筑正房,前为200多平方院子,台门围墙如今已修葺一新。正房后面又新建造了一层楼三间房,还在施工中。天井中有一口古井。

  日本僧人成寻,俗姓藤氏,曾于北宋熙宁五年(1072年)渡洋过海,前往佛教圣地天台山、五台山巡礼。其入宋日记即《参天台五台山记》记载,十一日庚寅,“过卅五里,至新昌县。……过十五里,至王婆亭陈公店宿。”“十二日辛卯,天晴。卯时出坊。过十五里,辰三点至同县仙桂乡,亦有石阿弥陀佛堂……过十五里。午时,至天姥。”

  由此可见,小石佛寺在宋代称“石阿弥陀佛堂”,后人简称为“小石佛寺”。

  明代,小石佛除作为驿铺外,也建有寺院。万历《新昌县志》记载:“小石佛教寺,在二十都,县东南二十五里,洪武十五年(1382年)改教寺。”清改为普济庵,至民国时期庵尚在。

  见证一路诗路繁华

  古人走水路游浙东,水尽则登山而歌。唐代诗人们来到江南,大多是乘船走水路,而央于也是新昌江上沃洲、到天台石梁的水路交通要道,当时有码头,称埠头,有竹筏多只。

  谢灵运、李白、白居易、许浑、刘长卿、张祜、李商隐、杜甫等400多位唐代诗人,和宋代的黄庭坚、陆游、杨万里……多少人踏青石来了又去。著名诗人吴融便是这万千旅人中的一员,他在古道旁流水潺潺的山涧溪谷前,停住了脚步,自此落地生根,繁衍成了一座村庄,其诗《山居即事》,就反映了小石佛当时的情况。诗云:

  无邻无里不成村,水曲云重掩石门。

  吴融生活的年代,正值农民起义,所以他把小石佛一带地方的静谧和山水风光比喻为《桃花源记》中的桃花源。或因此携家游新昌,定居小石佛,旋留长子吴濬(876—972)于此开基业。“无邻无里不成村”句,就是对吴濬居小石佛处的真实写照,而诗中又称“吾家”句,则知其时唯吴融一家居此。

  另据翰林院大学士李仿所撰《始祖武功大夫墓志铭》称:吴濬,字何民,行天六。别号桂邱,越之山阴人。父讳融,仕至翰林学士,升丞旨,赠太保、太傅、户部尚书。吴濬聪明天授,才学兼优,登后唐同光甲申(924)进士。吴越国钱武肃王赐名元之。官至吴越枢密使。吴越归宋,吴濬不事二帝,“更迁新昌小石佛而家,养道自乐,以终天年”。死后,“太祖嘉公忠节,敕县建祠栖雾桥之旁”。

  记者发现,路廊西端有一座石拱桥,是否为古栖雾桥桥址,还有待进一步考证。而今,站立在寺外拱桥上,仍能感受到千年前的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追溯历史,小石佛原为吴姓民居。吴融在《山居书怀》的诗中写到:“傍岩倚树结簷楹,百物萧疎景更清。滩响忽高何处雨?松阴自转此山晴。见多邻犬遥相认,来惯幽禽近不惊。争取便夸馈胜事,九衢尘里免劳生。”而吴濬即为南明吴氏始迁祖,其弟吴济为叠石吴氏始迁祖。

  辉煌与落寞后的期待

  昔日的繁华已成旧梦,历经千年沧桑的小石佛仍屹立风尘。驿铺内的一块块碑石,仍然透出昔日茶马驿道繁华的悠悠古韵。路廊内现竖有碑石多方,即嘉靖廿三年立的《普济庵碑记》、清嘉庆廿五年立的《路廊碑记》、民国十九年立的《重建普济茶亭》与《普济茶山碑记》、民国二十二年立的《续碑为记》及民国三十三年立的《捐助茶田碑记》。还有竺岳兵于2010年9月撰写的碑记《小石佛记》。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销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贺知章的一首《回乡偶书》寄托着俞洪隐于心底的“小石佛复兴梦”。

  “小石佛是我爷爷、爸爸、姐姐三代人付出了不少心血,2009年,我爸组织村民修缮并付工资给他们,而这大部分钱是靠我姐姐出去化缘得来。”俞洪是土生土长的央于村人,现任教于浙江中医药大学。他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还有南山一老婆婆住在此庵看护,为过往行人,农忙时节的附近村民烧茶解渴。

  据悉,小石佛驿铺于2009年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点,这里的碑林为考证古驿铺、茶廊提供了实物依据。原来我县境内多山,山道崎岖难行,常常遇到路人干渴的情况,于是施茶之举顺时而起,这也是我县茶风俗中最可赞美之事。据民国《新昌县志》记载:县内各村岭路上设茶亭路廊施茶。附设于庵内叫茶庵,总数有300多处,资金来自捐募赞助;全县共有茶田1000余亩,请专人负责烧茶供应,千年不衰。

  “竺岳兵老先生写碑记时把我爸名字写上去了,做碑时我爸拿掉了,老爸说做好事不留名。”2010年,俞洪还联合净友法师、父亲俞岳明,并以他们的名义向县佛教协会递交了重修小石佛教寺的报告。如今,俞洪还积极研究天姥山文化,撰写研究课题。

  夕阳的霞晖洒向小石佛。一寺繁华,几经蝶变。小石佛像一场不散的盛宴,延续千年的光阴,活泼灵动着,等着我们靠近它,倾听它,慢慢细品,回味无穷。

[字号: ] [打印] [关闭]
编辑:张春毅
相关报道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新闻信息传播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