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行吟唐诗之路 45

2020/05/07 08:47

来源:新昌新闻网

  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

  (唐)李白

  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

  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

  灵异可并迹,澹然与世闲。

  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

  徵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

  五松何清幽,胜境美沃洲。

  萧飒鸣洞壑,终年风雨秋。

  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

  剪竹扫天花,且从傲吏游。

  龙堂若可憩,吾欲归精修。

  此诗主要写安徽南陵县五松山之美景而以剡中沃洲媲美。收录于李白研究专家安旗先生主编《李白全集编年笺注》卷十二,系年为唐天宝十四载(755)李白55岁时。清王琦《李太白全集》于此诗题下注云:原注:山在南陵铜井西五里,有古精舍。南陵,属江南西道宣州,即今安徽南陵县。题中赞府,谓县丞,姓常,李白与之同游胜境。

  此诗开首即以东晋名士谢安作比,同是游山玩山,他想到谢安曾隐居,更为扭转当时时势立下汗马功劳,李白雄心万丈,故有此想。诗称,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世说新语雅量有云:谢太傅(即谢安)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孙绰)诸人泛海戏。风起浪涌,孙王诸人色并遽,便唱使还。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坐不动。公徐曰:如此,将无归!众人即承响而回。于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这是以一则泛舟海上风起浪涌之际谢安镇定自若之雅量见其人恢宏气度,让人觉得他有镇安朝野的能力的逸事让李白引为同道。此四句即言此,笔下充满向往!接着写李白与朋友来此游览,称灵异可并迹,澹然与世闲。我来五松下,置酒穷跻攀。此地景色异于谢安当年泛舟之溟渤,而气度闲雅则同。徵古绝遗老,因名五松山。有注解说:观此诗,是五松非山本名,乃太白所名,亦如名九华也。接着写到此山清幽,想到胜境美沃洲。安旗注云:沃洲,山名,在今新昌县南,并引白居易《沃洲山禅院记》:沃洲山在剡县南三十里。南对天台,而华顶赤城列焉。另又引注云:按《舆地纪胜》卷十九,宁国府,沃洲亭在宣城县东会胜寺侧。李白诗云:五松何清幽,胜境美沃洲。好事者即以名亭。以此足见,在李白眼中,剡中沃洲是清幽之地,是他念兹在兹的地方。也从侧面反映沃洲在唐代诗人中的地位。以下四句,言萧飒鸣洞壑,终年风雨秋。响入百泉去,听如三峡流。以萧飒、风雨、百泉、三峡,皆状五松涛声之美。下言,剪竹扫天花,且从傲吏游。龙堂若可憩,吾欲归精修。天花,指天竺国名诸好物,皆曰天物。虽非天上花,以其妙好,皆曰天花。傲吏指常赞府。最后言其志向,欲归隐于龙堂精舍。与李白辞君向天姥,拂石卧秋霜,有异曲同工之妙。

  值得补充说明的是,唐王朝从全盛走向衰落的安史之乱正发生于当年十二月,李白已预感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他多想成为谢安,挽救危局,但他没有这样的机会,让他扼腕叹息。

作者:唐樟荣编辑:张春毅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融媒体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
  • 我爱新昌APP

    我爱新昌APP

  • 我爱新昌微信公众号

    我爱新昌微信

  • 我爱新昌APP

    FM884天姥之声

  • 我爱新昌APP

    新昌少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