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关岭雄风 江山胜迹

历代诗人吟唱关岭古诗汇析之二 (宋元明清诗选)

2021/01/20 09:09

来源:新昌新闻网

  宋诗选

  关岭是古时温、台等州县由陆路赴省城去京师的必经要道。被宋孝宗称为“南宋无双士,东都第一臣”的王十朋,是温州乐清人,中状元前以及任绍兴府签判返乡,尤其是十年九赴京都临安补太学,无论寒冬酷署,往返于乐清杭州间,期间无数次途经关岭,对关岭印象深刻,连作四首诗将“关岭”直接写入诗中,摘得关岭诗数量冠军。同在关岭,秋赏景,冬赏雪,其乐无穷。一个小小的关岭,在王十朋吟咏新昌的九首诗中,有四首提及,足见这个天姥山南端的小镇,其风光是何等迷人,令人流连忘返!

  过新昌

  杖履登关岭,山行无住时。

  客情浑在眼,乡思苦关眉。

  石现金仙像,溪蟠阮肇祠。

  越山都几点,收拾上新诗。

  诗见《梅溪前集》卷三。诗中“石现金仙像”,指新昌的小石佛寺。小石佛寺位于今羽林街道央于村下姆岭麓。民国《新昌县志》卷十七载:“小石佛寺,在二十都县东二十里,外有路廊。”群山环抱,如九龙戏珠。地近刘门,汉代刘晨、阮肇采药经此。南朝宋谢灵运“伐木开径”。晚唐诗人吴融及长子吴濬所居,为南明吴氏发祥之基。路廊为杭越至温台驿路必经,为古驿铺之一。“溪蟠阮肇祠”,指新昌刘门山的刘阮庙。绍兴十五年(1145)冬,34岁的王十朋第一次赴京城临安(今杭州)太学读书。水陆兼程经黄岩、临海、天台、新昌、嵊县、绍兴,于次年二月抵达临安,沿途有诗。新昌县境内关岭的险峻,天姥山的风光,小石佛寺的幽寂,刘阮遇仙的传说,无不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即使有“石现金仙像,溪蟠阮肇祠”这样奇美的景致,也不能让他太长久地流连,还是收拾美景,纪录下来,继续赶路赴补太学。

  关岭遇雪

  路近剡溪春雪深,此行有愧子猷寻。

  驱驰千里争蜗角,孤负扁舟自在心。

  诗见《梅溪前集》卷三。“路近”二句,使用了“子猷访戴”典故。绍兴十五年(1145)冬,34岁的王十朋第一次赴临安赴补太学,一场大雪将王十朋挡在了新昌天姥山下儒岙镇的关岭。面对高高耸立的天姥雪峰,云缠雾绕,白雪皑皑,巍峨壮丽,已然不能像晋时的王子猷一样“雪夜访戴”,但一样可以赏雪,于是诗兴大发,乘兴写下了这首诗。

  关岭旅邸观林同季野去秋题壁

  去岁还家秋正杪,今年行役暑初残。

  同行壁上留题处,特下篮舆子细看。

  诗见《梅溪前集》卷四。诗中“林同”,字子真,号空斋,福清人。举进士,历知县,解官家居。性情慷慨,乐善好施。林同著有《孝诗》一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题解考证,林同即为林空斋。绍兴十九年(1149)七夕节刚过,王十朋第5次赴临安太学,书友万先之同行。东越谢公岭,游东石梁洞,继而北上,水陆兼程,沿途所经黄岩、临海、天台、新昌、嵊县、绍兴、萧山,都留下即兴之作。

  西征(节录)

  细雨蒙蒙入关岭,旅邸重寻旧题字。

  雨脚微收过天姥,洗出峰峦叠苍翠。

  刘阮祠荒土犹赤,溪山真是神仙地。

  道旁石现小金仙,传舍荒凉谁废置。

  柘溪竹染儿女痕,石岭松含栋梁器。

  路入南明观石佛,楼阁岧峣更深邃。

  八年行役两来游,岩上题诗记前事。

  乘兴剡溪寻故人,久别相逢杂悲喜。

  诗见《梅溪前集》卷五。此诗作于绍兴二十二年(1152)十二月。这首长篇七古《西征》写王十朋辞弟游帝京的经历,写景、抒情与神话传说穿插自如,风格雄奇壮阔。数次经过新昌关岭,对这里的风光形胜已了解得更加细致入微,旧地重游,“旅邸重寻旧题字”,沿途所见所闻都写入《西征》这首古风长诗中,“刘阮遇仙”“子猷访戴”,一边说古人的经典轶事,一边则留意脚下的行程,行路人的共鸣蕴结在文字中,又随着“史诗”般的篇章传播开来了。

  元诗选

  元代文学家张翥(1287―1368),曾寓居钱塘(今杭州),以诗文名世。他游历过剡中,作有多首吟剡诗。如“岁晚不思行路倦,剡中佳兴正堪乘。”(《西兴渡》)“忆昔往寻剡中山,四明天姥相萦盘。”(《范宽山水》)以及《剡中清风岭王节妇沉江处有血书石上》《王贞妇》《次石门驿》等。其中的《关岭(新昌县)》诗云:

  青林抱涧阿,直上更嵯峨。

  田凿云根种,人盘鸟道过。

  乱泉鸣暗谷,丰草被阳坡。

  彷佛疑山鬼,衣裳隐薜萝。

  诗见《蜕庵集》卷二。诗中“鸟道”,在今浙江新昌儒岙会墅岭,会墅岭左有圳塍,是剡溪源头之一,下接惆怅溪。即谢灵运从始宁南山伐木开径到临海开辟的“谢公古道”。张翥每到一地,皆有诗记述。此行《次石门驿》:“尽日经行远,云山又嵊山”,过《关岭(新昌县)》,《雨中次黄岩驿》,《夜过石溪驿》,终于到《刘山驿(处州冯山岭)》。

  明诗选

  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出身将门,历任浙江参将、总兵等职,转战江、浙、闽、粤等地十余年,终于解除东南倭患,确保了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浙东沿海遭倭寇侵扰。戚继光临危受命,调任浙江参将。戚继光率兵追歼倭寇夜宿关岭寺时,看到山名和关名引发阵阵感想,挥笔写下《关岭寺有感》诗:

  圣治于今天地宽,危岑何事尚名关。

  客中幞被因秋薄,月下禅钟入梦闲。

  寒水绕溪喧古树,睛烟破曙满空山。

  平生却遣群鸥笑,一片孤忠两鬓斑。

  诗见《止止堂集》。诗中的“关岭寺”,在今浙江新昌县东南35公里有关岭山寨,山上有寺,因名。《浙东军事芜史》载:“此关岭即天台与新昌交界之关岭。”此诗首联谓当今政治清明,天地宽敞无阻,为何还把高山称作关隘?关隘为国防治安设施,诗人期望国家太平社会安定,故发此奇想。颔联写山高天寒,幞巾单被,战士们却都不怕冷。山林寂静,月光如水。夜半钟声声声传入枕戈待旦的戚继光耳中。颈联写寒冷的溪水绕过古树林下山奔流发出喧闹的声音,凌晨,升空的烟岚划破了满山的曙色,高耸入云的关岭风光如画。尾联使我们听到了诗人内心的独白:让群鸥笑吧,笑我傻吧,笑我一片孤忠吧!

  明代诗人杨旦,字晋叔,号偲庵,建安(今福建建瓯)人,弘治三年(1490)进士。历官太常卿,以忤刘瑾左迁知温州,赴任途中,经关岭,作有《新昌道中》诗云:

  百里驱驰倦,行行日已西。

  断桥人病涉,危磴马惊嘶。

  春浅寒犹峭,峰回路欲迷。

  岧苕关岭上,极目万山低。

  诗见《四库全书·石仓历代诗选》卷四百五十一《明诗次集八十五》。诗中“驱驰”,策马快奔。“行行”,不停地前行。“断桥”,毁坏的桥梁。“病涉”,苦于涉水渡川。“危磴”,高峻的石级山径。“惊嘶”,马受惊而嘶鸣。尾联“岧苕关岭上,极目万山低”,极言关岭之高险。

  清诗选

  清代经学家、文学家洪亮吉一生好游名山大川,足迹遍及吴、越、楚、黔、秦、晋、齐、豫等地,所以他的山水诗特多,有不少佳构。他游历过剡中,且常有往来,他曾至新昌清凉寺,作有《清凉寺方丈际云以万年藤杖见赠书此报谢》《送借月僧回清凉寺(本约同至华顶以雨不果)》。他所作的《关岭望天姥峰》诗,不同凡响:

  清晨发天台,日暮抵天姥。

  天姥山连华顶峰,濛濛百里时飞雨。

  峰从关岭千回曲,只觉山光异常绿。

  一雨空山响易成,东西百道争飞瀑。

  社公生日离新昌,新月从未铺轻黄。

  昨宵已过上弦节,星点彻夜都无光。

  稽山胜友如云集,待我东来却征楫。

  歌罢杨枝复柳枝,船船荡桨都桃叶。

  仙人飞梦无古今,我昔亦梦兹山岑。

  长庚去后一千载,复有逐客来长吟。

  云中忽露斜阳影,一半人趋此山顶。

  乘兴还携访戴舟,回头却忆胜空岭。

  诗见《更生斋诗续集》卷二。此诗作于嘉庆十年(1805)赴天台国清寺途经新昌关岭、天姥山时。诗中“乘兴”句,使用了“子猷访戴”典故。

  工于诗文的阮元曾任浙江巡抚,在浙江设诂经精舍。曾游天台山,寓高明寺。约嘉庆九年(1804)春,阮元曾至新昌、天台、嵊县等地,有《往返天台不得入山和中丞师韵》等诗。他所作的《石门潭(丙辰)》诗云:

  荡阴双阁水,齐向石门东。

  浅濑平春浪,澄潭受远风。

  晚潮归海绿,落日满山红。

  回首三重岭,都藏云气中。

  诗见《研经室诗录》卷三。这是一首描写美景的诗歌,表达了诗人洞穿迷雾,追寻本源的辩证思维。此诗收录在《研经室诗录》卷三,前有《上虞县》,后有《台州夜坐》,可证诗人是自上虞进入新嵊,途经天姥山的“三重岭”,前往雁荡山石门潭的。

  此外,清代诗人徐文秉作有《关岭》诗:

  三年不度关山月,此日肩舆入沃洲。

  碧树黄鹂催买酒,一杯岭上断乡愁。

  诗见周荣初选编《天台山诗选》。诗中“肩舆”,轿子。箱形,内可坐人,架上竹杆,可使人以肩抬着行走,为古时陆上的一种交通工具。“沃洲”,山名,在浙江省新昌县东,上有放鹤亭、养马坡,相传为晋支遁放鹤养马处。

  清代诗人张铣,字泽友,钟祥(今属湖北)人。曾任台州知府张联元幕僚。他也作有一首《度关岭》诗:

  崚嶒逾天姥,次第近松关。

  驿路凭盘折,幽人自往还。

  山看台岳迥,水接左溪闲。

  最是僧庐稳,新篁一径还。

  诗见许尚枢编著《天台山诗联选注》。诗中“崚嶒”,形容山势高峻重叠。“天姥”,即天姥山,在新昌县境东南部。“驿路”,驿道,此处指“谢公古道”。

作者:吴宏富编辑:张春毅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融媒体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
  • 我爱新昌APP

    我爱新昌APP

  • 我爱新昌微信公众号

    我爱新昌微信

  • 我爱新昌APP

    FM884天姥之声

  • 我爱新昌APP

    新昌少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