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齐相井”考

2021/02/19 09:38

来源:新昌新闻网

(B门 摄)

  嘉泰《会稽志》卷——《井》“新昌县”条:“齐公井在县南五里南明山之东麓,俗云齐相井。唐齐顗所居,山中有十五题,井其一也。按,齐顗不为相,俗传误也。”案,万历《新昌县志》从此。又宋张淏《会稽续志》卷四《山》“新昌”条:“南明山在县南五里,旧名石城,又名隐岳。僧端辨云:‘山实天台之西门也。’吴越钱武肃王改曰南明。有隐岳岩、来溪塘、仙髻峰等处。梅一株生石罅中。齐相井及书堂,即唐齐顗隐居之地。”新昌石城寺有齐相井,云乃因“唐齐相顗所居”,故名。陈尚君辑校《全唐书补编》卷九四辑齐顗诗一首,即《宿南岩寺感兴》:“南岩寺,本沧海,任子钓台今尚在。见说垂钩于此中,犗牛作饵庄书载。沧海竭,任子殁,波涛打处为岩窟。不知任子何所之,唯见钓台空堗屼。”注曰:“出《会稽掇英总集》卷九。”案,《全唐诗》不载齐顗诗。遍检史料,亦不见齐顗之名及其事迹,《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更不载其为相事。宋孔延之《会稽掇英总集》所辑齐顗《南岩寺》诗,恐属附会。(或下考之齐抗所作)因此,石城寺齐相井之所谓“齐相”,置“齐顗”者,实误也。案,《会稽志》已指其谬。据万历《新昌县志》卷三《山川》“南明山”条:“齐相井,方广二丈。源深不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于石城寺月峡岩下新建大雄宝殿,奠基挖土时发见是井遗址。是井现在新殿前广场西侧,砖砌井壁,深十余丈,营井圈,并书“齐相井”三字。兹考“齐相”者何?且其行状,申叙以下。

  《旧唐书》卷一六《齐抗传》略云:

  齐抗字遐举,天宝中平阳太守澣之孙。父翱,一命卑官卒,以抗贵,累赠国子祭酒。抗少隐会稽剡中读书,为文长于笺奏。大历中,寿州刺史张镒辟为判官,明闲吏事,敏于文学,镒甚重之。建中初,镒为江西观察使,抗亦随在幕府。三年,镒自中书侍郎平章事出镇凤翔,奏抗为监察御史,仍为宾佐,幕中筹划,多出于抗。

  德宗在奉天,镒为李楚琳所害。抗奔赴行在,拜侍御史,旬日改户部员外郎。宰相萧复为江淮宣慰使,以抗为判官。德宗还京,大盗之后,天下旱蝗,国用尽竭。盐铁转运使元琇以抗有才用,奏授仓部郎中,条理江淮盐务。贞元初,为水陆运副使,督江淮漕运以给京师。迁谏议大夫。历处州刺史,转潭州刺史、湖南都团练观察使。入为给事中,又为河南尹、历秘书监、太常卿,代郑余庆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

  寻加修国史。抗虽读书,无远智大略,凡为官,必求至精,末乃滋彰,物论薄其隘刻。遇疾,上表请罢,改太子宾客,竟不任朝谢。贞元二十年卒,时年六十五,赠户部尚书。

  又《新唐书》卷一二八《齐抗传》:“抗字遐举,少值天宝乱,奉母夫人隐会稽。”后之所述抗之职官与《旧唐书》同。又宋高似孙《剡录》卷三《人士》:“齐抗,字遐举,定州义丰人。拜中书门下平章事。昔游越乡,阅玩山水者垂三十载。初栖于剡岭,后迁于玉笥。自解辟此山,末二纪而登台铉。出陈谏《登石伞峰诗序》。”以史载齐抗少时居会稽剡中勤读,后臻相位推断,石城寺之齐相井,是为纪念齐抗而造。综合以上所载,并参以《旧唐书》卷一三《德宗纪下》及《资治通鉴》卷二三五《唐纪五一·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十》,齐抗的大致履历为:大历中(766—779),由张镒辟为判官,出寿州(今安徽寿县);建中初(780),张镒为江西观察使,入其幕府;三年(782),张镒出镇凤翔(今陕西凤翔县),为监察御史。案,张镒,苏州人。曾出郭子仪属官。德宗时,拜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学士。两《唐书》有传。德宗避难奉天(今陕西乾县),抗拜付御使、户部员外郎。后出江淮判官、仓部郎中。贞元初(785),以水陆运副使、迁谏议大夫,出苏州刺史。贞元八年(792),出潭州(今湖南长沙市)刺史;十年(794),出河南尹;十六年(800),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案,平章事,官名。唐贞观八年(634)设(参《新唐书》卷四六《百官志》)。唐中叶以后,凡实际任宰相者,必在其本官名外加“平章事”衔,始能行使宰相职权。十九年(803),出太子宾客。二十年(804),抗卒。《旧唐书》载其卒时六十五岁,上推生年,当在开元二十八年(740)。案,姜亮夫《历代人物年历碑传综表》同此。按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第二二九八册《河南府·陵墓》:“齐抗墓在洛阳县东。”

  两《唐书》不载齐抗地籍。《剡录》著其为定州义丰人,即今河北安国人。案,明王鏊《姑苏志》卷三八《宦迹二·齐抗传》从此。乾隆《浙江通志》卷一五七《名宦·齐抗传》著“高阳”人(今河北高阳县)。案,此袭《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汉齐受居高阳说,应以《剡录》为是。《传》谓齐抗少时奉母夫人“隐会稽剡中读书”“阅玩山水者垂三十载”。倘按履历推寻,抗于建中初始官,其随母居越中大致始于天宝中期(742—746),此与史载避天宝之乱而隐,亦为互可印证。依《剡录》,“初栖于剡岭,后迁于玉笥”,剡岭,即剡山,古称石城山(今南明山),南朝刘勰撰《梁建安王造剡山石城寺石像碑》可例证。嘉泰《会稽志》卷九《山·会稽县》:“宛委山在县东南一十五里,《旧经》云:‘山上有石匮壁立,干云升者累梯而至。’《十道志》:‘石匮山一名宛委,一名玉笥,有悬崖之险,亦名天柱山。昔禹治水,歌功未成,乃斋于此,得金简玉字,因知山河体势。’”玉笥山,一名宛委,一名天柱。由于齐抗居之两地,后人于石城山及会稽山营造书堂。《会稽掇英总集》卷九辑《齐相井诗》:“南明山足势欲尽,正是新崖东胁隈。不知泉自那峰出?皆谓井因齐相开。甘滑堪预郦经载,渊渟疑俟桑苎来。神蛟往往此潜蛰,旱岁莫测生风雷。”案,是诗为宋嘉祐中僧显忠(下诗同)所作(参《会稽续志》卷四《山》“新昌”条)。诗之颈联称齐相井水“甘滑堪预”,见于郦道元《水经注》;“桑苎”,即唐之陆羽,号桑苎翁。然览《水经注》无此之载。郦为北魏人,何记唐人之史迹入注?若果存,则如“新昌名迹寺,登览景偏幽”之鄙俗庸诗借托于李白(《全唐诗》不辑此诗)。“新昌”乃梁开平二年(908)钱鏐始建,白为盛唐时期之诗人。可谓妄生穿凿,虚晃眩人;本末倒置,岂非笑话!又《齐相书堂诗》:“异代终难问,遗名不可穷。山中丞相去,林下学堂空。映雪功休比,冲天志莫同。故基兰蕙满,犹自起华风。”注曰:“唐齐相顗曾隐于此。”案,齐顗系袭《会稽志》之误,见上揭。诗中“山中丞相”,指南朝陶弘景隐茅山事,见《南史》卷七六《本传》。“映雪功”则指晋孙康,出梁任彦升《为萧扬州荐士表》:“至乃集茧映雪,编蒲缉柳。”揣度齐抗少时家境贫寒,心存“冲天志”,发愤读书,终于身晋相位,极至人臣。嘉泰《会稽志》卷九《山·会稽县》“会稽山”条:“会稽山在县东南一十二里……山南别峰曰石伞峰,之下有唐齐抗书堂、范蠡养鱼池。”检同志卷——《石·会稽县》:“石伞在会稽山之别峰。唐顾况铭云:‘亭亭石伞,有物有名;如盖若倾,如芝一茎。’……齐抗于峰下置书堂,后为精庐,今寿圣院有齐相书堂遗址存焉……抗裔孙唐有《石伞书堂诗》,见《少微集》。”齐抗奉母居越中,先于剡中(今浙江新昌),后于会稽(今绍兴市越城区),事迹可鉴,历千二百余载而下,仍斑斑可考也。按《新唐书》卷七五《宰相世系表》:

  齐氏出自姜姓。炎帝裔孙吕尚后封于齐,因以为氏。汉有平敬侯齐受,传封四世,居高阳。晋有武邑侯齐琰。

  是表列齐抗乃琰之五世,又据同书卷六二《表第一·宰相上》:“(贞元)十六年(800)庚申,太常卿齐抗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事章事。”“十九年(803)七月己未,抗罢为太子宾客。”齐抗于德宗朝任相实不足三载,时间之短,或与《本传》所书“抗虽读书”“无远谋大略,虽用心至精,末乃滋彰苛刻”有关。譬如执相期间,罢除考判官、“别头举人”及裁减胥吏等(参宋章如愚《群书考索·后集》卷八《官制门》引《唐职林》)。论者“薄其隘刻”,抑其然乎?

  《旧唐书》谓齐抗“为文长于笺奏”“敏于文学”(《新唐书》称抗“有文雅”)。宋宋敏求编《唐大诏令集》卷五一辑《齐抗修国史制》。案,《权文公集补遗》收入是集。宋郑樵《通志》卷七○《艺文略八·别集一》:“《齐抗集》,二十卷。”明胡震亨《唐音癸签》卷三○《别集一》:“齐抗,二十卷。”又齐抗善书。《宣和书谱》卷二○《制诏告命》:“唐·告:临后周颜之仪……齐抗。”(另见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四)案,《剡录·齐抗传》自注:“似孙喜藏齐相拜平章时诰。”《宝刻类编》卷五《名臣十三之五·唐》:“齐抗,司门员外郎。《赠工部尚书薛顺先碑》,长庆三年立。河中。”又《佩文斋书画谱》卷二八《书家传·唐》、清倪涛《六艺之一录》卷三三○《历朝书谱》咸收入齐抗传记。并置:“《唐缑氏赵道光碑》,齐抗书。”案,是碑首出宋朱长文《墨池编》卷六○。缘于《江南通志》卷一○○《职官志》列齐抗为“文职”,故录其与文、书之材料一并附于文末,以窥梗概,可资谈助。

作者:梁少膺编辑:张春毅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融媒体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
  • 我爱新昌APP

    我爱新昌APP

  • 我爱新昌微信公众号

    我爱新昌微信

  • 我爱新昌APP

    FM884天姥之声

  • 我爱新昌APP

    新昌少年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