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新昌新闻网 >> 新昌人文 >> 人文丛谈

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上)

2021/03/24 09:16

来源:新昌新闻网

  (唐)李白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这首诗以前曾解释过,但值得重为之作分期说。它原题为《梦游天姥吟留别》,又作《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而以后者为确,时间一般作于李白赐金放还以后,唐天宝五载(746)左右,李白46岁,此诗见《河岳英灵集》。此是唐代殷璠编选的专收盛唐诗的唐诗选本。选篇精到,评论中肯,是现存的唐人选唐诗中最重要的一种。李白梦游天姥一诗,不但是李白众多诗文中的杰构之一,也是唐诗中的高峰,甚至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被屡屡入选国文教科书中,不是偶然的。众所周知,天姥山因南朝山水诗派创始人谢灵运《登临海峤初发彊中作和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长诗而闻名天下。其诗中有云:“暝投剡中宿,明登天姥岑。高高入云霓,还期那可寻。倘遇浮丘公,长绝子徽音。”它首次把天姥岑高入云霓,与天相接,可由此升仙成道的意境相联系。这既是以诗人想象定位天姥山形象之始,也是为天姥打下浓郁道家色彩的开始。从李白此诗原题为《梦游天姥吟,留别东鲁诸公》说,它完全是谢诗的仿照。两人心境相同,因同在朝中不得志,使我不得开心颜而产生远游登高的向往,并同样在远游登高前,以诗歌体裁写下与亲友的告别书,且同样把崇尚道家仙山的天姥山作为游历的对象和主体,他们可称异代知音,这才是解开李白向往剡中天姥的钥匙。具体地说,首为缘起,其云: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前二句是对比着说,一虚一实,把主题拉到现实中。它不仅是说从海上求仙难必,转而把视野转向陆地上东南名山天姥,其实更表现出作者在现实中,其雄才大略和政治抱负遭到挫折以后的落寞、愤懑和迷茫,是一种无处发泄的苦闷,让他把诗情寄托于天姥。

  接着李白诗云: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这是以概论性总写天姥山气势。准确地说,这既是自然界的天姥山,更是李白心目中情有独钟的天姥山。有诗评家称其为李白夸张之语,与“白发三千丈”同意,但他的夸张也可能承接上句,“越人语天姥”中的“越人”之转述,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如此气贯如虹地以如椽大笔写出天姥山势拔五岳巍巍然非同凡比的气概,则无以寄托他的抱负和豪情。他正因为有这样的先声夺人、动人心魄的描写,顺理成章地把它与皇宫朝廷宏伟景象相联系,让它脱颖而出,区别于平常的山水诗、游仙诗,为其下步写天姥奇瑰景象和寄托遥深留下伏笔,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山还是那座山,但它极大地加入李白诗仙的气概和元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矣,它超过了谢诗气象。(唐樟荣撰文)

作者:编辑:石洪彬

版权申明

凡新昌新闻网发布的稿件,均为新昌县融媒体中心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新昌新闻网"。联系电话:0575-86032180
  • 我爱新昌APP

    我爱新昌APP

  • 我爱新昌微信公众号

    我爱新昌微信

  • 我爱新昌APP

    FM884天姥之声

  • 我爱新昌APP

    新昌少年派